韓雪
  近日,媒體盤點了落馬官員的綽號,涵蓋工作作風、生活作風,為人處世及貪腐特點。譬如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外號“武爺”,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被稱為“王壞種”,雲南省原副省長沈培平被稱為“拆遷大佐”,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被稱為“六百帝”等等。
  群眾給官員起的外號,頗為傳神,往往寥寥數語就勾勒出一個官員的作風和形象。“武爺”、“彪子”、“瘋子”,這樣的官員一定是作風專橫跋扈,一手遮天,頗有江湖老大的風範;“李拆城”、“季挖挖”、“韓大鎚”,則顯示出此類官員在城市管理過程中,熱衷大拆大建,胡指揮亂作為的做派;“三敢書記”、“五毒書記”、“一斤八”,這樣的稱謂給人一種無惡不作、腐化墮落、面目可憎的感覺。
  “小”綽號折射出官員對於權力的濫用和對法律的蔑視。正是由於某些官員頭腦中存在著濃重的官僚意識,缺乏起碼的為人民服務的官德,高高在上,才有了“爺”的做派;正是由於某些官員扭曲的政績觀,才有了“拆拆”、“挖挖”這樣的執政理念和方式;正是由於某些官員漠視群眾利益,對民生、對法律缺乏敬畏,才成為為所欲為的“瘋子”、“壞種”。
  “小”綽號能折射出民意。這些官員的綽號大多是群眾起的,並且流傳甚遠,具有一定的真實性。這些綽號風趣幽默,卻不為搞笑,從某種程度上講,官員的綽號代表著民意的評價,表達著對一些地方官員的腐敗行為和霸道作風的不滿與無奈,老百姓採取這種戲謔諷刺的方式來表達一種怨氣。
  “小”綽號折射出監督的空白。探究官員“綽號”的傳播路徑,我們會發現,某些官員的惡名綽號在落馬前已經臭遍了街,老百姓婦孺皆知,卻只“屏蔽”了上級領導和上級監管部門,反倒是頂著惡名不斷升遷。這隻能說明,在官員的提拔問題上,參考民意的分量不夠,只能說明在幹部管理上,某些監管部門真聾實啞,抑或是裝聾作啞。
  “小”綽號所傳達的涵義,有時比考核得來的信息要豐富真實得多,應重視“小”綽號背後的“大”問題。
  首先,幹部管理監督部門要重視官員綽號的“警報”作用,破解其所蘊藏的民意訴求,見微知著,明察秋毫。其次,對於承擔反腐重任的紀檢和司法部門而言,要重視官員綽號的“舉報”作用。深入民間,發揮群眾力量,順著綽號細細查訪,或許就能查到有價值的腐敗線索,清除一個蛀蟲。最後,官員本身要重視綽號的“提醒”作用,時時以此為戒,傾聽民意,三省其身,謹慎言行,珍惜官聲。  (原標題:“小”綽號背後有“大”問題)
創作者介紹

302

gcjcas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